WELCOME, Guest!

65-9066 7259

vegsg@hotmail.com

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Chinese Opera Masked Italian comedy

2009年10月底随新加坡戏曲学院与圣婴女中前往意大利,进行了一次艺术之旅,期间,让我有机会与中国戏曲进行了近距离接触。我们一行18人在蔡曙鹏博士的带领下,参加了第62届意大利戏剧节和第19届果利加戏剧节。

地域的差异培育着不同国度的国民,在思想、在观念、在信仰、在文化、在习俗等方面有着不同的差异,这是大家不争的事实,这也是众生所云:“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的道理。

在意大利,威尼斯主办当局也安排了我们到水都游览:奢华与磅礴建筑、小桥流水、曲径通幽……与中国水上城镇的建筑风格及设计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在意大利,贵族公爵的城堡,与中国王侯将相的居所有着天壤之别;在意大利,那些千年的教堂,与中国古代庙宇更是大有径庭……这些不同的异国风情让我感慨,这些不同的他国建筑让我赞叹。然而,最让我惊叹的是:意大利与中国相隔有1万1千多公里之遥,在如此大的地域距离以及文化差异之中,竟然诞生着非常相似的两支艺术奇葩与国粹——中国戏曲与意大利假面喜剧。

  • 同有的悠久历史

    戏剧文化。喜剧、印度梵剧王国维开始,才把“戏曲”用来作为中国传统戏剧文化的通称。中国的戏曲与希腊宋刘埙(1240-1319),他在《词人吴用章传》中提出“永嘉戏曲中国戏曲的成型期在12世纪中叶到13世纪初,当时,已经产生了职业艺术和商业性的演出团体以及反映市民生活和观点的宋杂剧和金院本。历史上最先使用戏曲这个名词的是”,他所说的“永嘉戏曲”,就是后人所说的“南戏”、“戏文”、“永嘉杂剧”。从近代悲剧和并称为世界三大古老的 假面喜剧 又称“即兴喜剧”,16世纪下半叶至18世纪下半叶在意大利广泛流行的一种独特的喜剧形式。早在古希臘悲劇時代,假面已是被广泛地运用在戏剧之中。关于假面喜剧的起源,说法不一。一些学者考证,它的渊源可以追溯到古罗马的“滑稽剧”,另一些学者则认为它由中世纪鬻歌诗人、民间艺人演出的短剧演变而来。
     
  • 同存的综合表演形式

    中国戏曲是一门综合性很强的舞台艺术,她基本上融汇了文学、音乐、舞蹈、武术、杂技、美术等多种因素于一体。无独有偶,意大利假面喜剧的表演形式之中也同样包含了文学、音乐、舞蹈、武术、杂技、美术等艺术形式。
  • 同似的标志性视觉特征
  1.   脸谱

     

     一看到涂红画绿的脸谱,人们就一定会想到中国戏曲;或者一提到戏曲,人们也一定会想象到舞台上勾画的五彩脸谱、身着各色戏衣的人物形象。脸谱是中国戏曲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戏曲艺术的重要特征之一,甚至于,脸谱已经成为了中国戏曲艺术的标签。

    中国戏曲的脸谱,是演员面部化妆的一种程式。一般来讲,净、丑这两个行当是一人一面,生、旦这两个行当是千人一面。其中各种人物大都有自己特定的谱式和色彩,借以突出人物的性格特征,具有“寓褒贬、别善恶”的艺术功能,使观众能目视外表,窥其心胸。因而,脸谱被誉为演员所扮演角色的“心灵的画面”。

    中国戏曲理论家翁偶虹先生在1988年举行的中国戏曲脸谱艺术展览会上说:“中国戏曲脸谱,胚胎于上古的图腾,滥觞于春秋的傩祭,孽乳为汉、唐的代面,发展为宋、元的涂面,形成为明、清的脸谱”。

    中国戏曲脸谱是一种写意和夸张的艺术,在净行的脸谱之中,常以蝙蝠、燕翼、蝶翅等为图案勾眉眼面颊,结合夸张的鼻窝、嘴窝来刻画面部的表情。开朗乐观的脸谱总是舒眉展眼,悲伤或暴戾的脸谱多是曲眉合目,以“鱼尾纹”的高低曲直反映年龄,用“法令纹”的上下开合来表现气质,用“印堂纹”表示不同的性格。

    为适应露天演出,所勾脸谱一般只用黑、红、白三种对比强烈的颜色,强调五官部位、肤色和面部肌肉轮廓,如粗眉大眼、翻鼻孔、大嘴岔等。同时,脸谱的勾画也可以通过色彩来体现人物的个性与正反角色,如:红脸是正直的忠臣;白脸是狡诈的奸臣;黑脸是铁面无私之人。到了十八世纪末和十九世纪初,京剧逐渐形成相当完整的艺术风格和表演方法后,京剧脸谱也在吸收各地方剧种脸谱优点的基础上,经几代著名演员和戏剧艺术家的不断探索与研究,加工与提高,创新与改革,得到了充分的发展。图案和色彩愈来愈丰富,各种不同人物性格的区分也越加鲜明,并创造出许许多多历史和神话人物的脸谱,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化妆谱式。

  2. 假面

     

    意大利假面喜剧之所以“假面”命名,可见“假面”这一演出装扮,已经成为了这种戏剧形式的最主要的标志之一。假面,在意大利非常盛行,历史也非常悠久。如今,它的表演功能主要体现在意大利威尼斯狂欢节以及意大利假面喜剧之中。

    <1> 狂欢节面具(Carnival Masks)

    诗人拜伦曾说:“忘不了威尼斯曾有的风采:欢愉最盛的乐土,人们最畅的酣饮,意大利至尊的化装舞会”
    载威尼斯的二月,我们每年都可看到一个盛大的狂欢节,就是著名的威尼斯狂欢节,威尼斯狂欢节是世界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庞大的狂欢节之一,据说起源于十二世纪;威尼斯人为庆祝战胜邻国,纷纷走上街去载歌载舞,数日不休,后来便成为威尼斯文化的一部份。

    威尼斯狂欢节的最大特点是狂欢节面具(carnival masks)。在狂欢节里,所有参加者都会穿上华丽的服饰,并带上精心制作的面具,走到街上肆意狂欢。在这种气氛里,狂欢节面具掩盖了参加者的面貌,也消除了人们之间的社会差异,年轻人可变成老人,穷人可变成富人,百姓可变成权贵,女人也可变成男人,他们互相尊敬地打着招呼,构成了终生喧哗的热闹景象。在这短短的节日里,这个被称为威尼斯的小共和国,毫不费力地完成了其他国家要通过革命才能实现的社会大融合。在为期12天的嘉年华中,重点不是狂欢喝彩,载歌载舞,而是一副副那精巧且细致的面具.

    <2> 假面喜剧(Commedia dell'Arte)

    假面喜剧,出现于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面具表演艺术,可算是历史上最伟大的面具表演源流。有人认为,这种表演艺术源于古罗马喜剧。如今,仍旧活跃于舞台的、最为人所熟悉的意大利面具表演艺术大概就是假面喜剧了。

    假面,角色。一个演员通过变换面具和服装就可以表演几个角色。②刻画形象。面具演员用来覆盖其颜面以起到装扮作用的一种化妆用具。这些面具一般用亚麻、软木或轻质木料做成,再饰以彩绘,形象生动、真实。在亚里士多德的《诗学》中,戏剧包含了 6种成分:情节、性格、言词、思想、形象及歌曲,其中形象就是指面具和服装。面具的主要作用是:①装扮说明人物的性别、年龄、身份和主要精神状态,而且加以概括性处理,在表情上适当地夸张和强化,使观众可以一目了然。假面喜剧,它们都以使用面具而见称。但假面喜剧中使用的面具,或只罩演员脸面的一半,或仅罩一双眼睛。留着小胡须瘦削而精明的老头,光额头胖胖的老学者,有着滑稽而聪明的小眼睛的仆人,大鼻子的年轻人,刻板的军官等等各种人物形象均可在面具上以谱式化的形式所呈现出来。假面喜剧的面具,造型轻巧、夸张,强调角色的某些局部特征,目的在于帮助演员塑造定型的角色,以及通过夸张、变形的面具强化戏剧中的喜剧色彩。
    在世界戏剧发展的长河之中,脸谱与假面用于戏剧表演的历史由来已久。若说,能够自成体系并在今时今日仍旧使用在戏剧艺术舞台上的却寥寥无几;若谈,能够通过夸张、变形、写意手法绘制而成的用于凸显剧中人物品性特征的且固定成“谱”的化妆手法,在当今戏剧界更是屈指可数;若论,一种化妆方式已经超越了一种戏剧形式之中的其他的艺术形式,而成为了这种戏剧艺术形式的标签为众人所公认,时下更加是凤毛麟角。然而,中国戏曲中的“脸谱”以及意大利假面喜剧中的“假面”却有此共性!它们共属戏剧形式中众多艺术元素的一种——化妆,然而,它们夸张的化妆手法能固定成“谱”,并为人们所接受;更值得一提的是,它们的这种化妆手法却能在戏剧众多艺术元素之中脱颖而出,成为所属戏剧的标签,且在当今的艺术舞台上散发着光彩,为观众所喜爱;更让人吃惊的是:“脸谱”与“假面”二者在发展过程以及在所属戏剧形式中的不可取代的地位,更若同出一辙。

  • 同工的程式化形体动作
    中国戏曲中的人物形象,通常采用沉重的头饰以及厚厚的油彩来勾划出人物的视觉形象,真人的面部表情基本被掩盖。这样一来,戏曲人物的肢体语言及体态动作就尤为重要。

    在中国戏曲漫长的发展过程之中,形成了生、旦、净、丑等主要行当之分,每个行当的体态动作都有一定的规范与含义,可以更好地刻画出人物的形象以及性格特质,并且,每个行当都以形成了自己所独有的程式化的体态动作。如:手势,净角要五指张开,谓“虎爪势”,表示彪悍、勇猛;小生要五指并拢,拇指微屈,表示稳重;老生中指、食指微伸,其余三指皆屈,表示衰老、迟钝;旦角中指倒下搭住拇指,食指挺直,无名指、小指微屈,状似“兰花”,谓“兰花指”,表示温柔、矜持。再如:扇子的运用,更有“旦煽胸、生煽腹、净煽胯”之要求。

    意大利假面喜剧中的人物,由于假面遮挡了演员的多半的面部表情,所以演员就必須更多地依靠身体語言来表达角色的思想感情变化。

    10月31日我们在果利加戏剧节演出前,主办当局特别邀请了意大利著名假面喜剧演员特地为我们与来自西班牙的剧团做了一个专题工作坊。在介绍假面喜剧历史后,她开始现身说法。只见她头一歪一伸,屈膝而行,立刻变成了一位体弱的年长者;把肚子一挺、头一缩、又是一个趾高气扬的老粗。身体的灵活性,来自不知多少岁月的锻炼。后来,还从观众席拉了一个观众,和她合演,她扮演一个神通广大的小偷,把那个女观众的耳环、项链、手镯偷得一干二净。这正是假面喜剧肢体语汇的丰富性以及与观众互动的特性。

    在假面的背后,我们看不到演员的脸部的动作细部,但是在假面之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演员们,通过肢体精彩演技所营造出的“真善美、假恶丑”。世间万象在角色内心激起的千差万别的反应都能通过演员的肢体动作及表演神韵而显现出来。喜怒哀乐、假喜、假怒、假哀、假乐,真情真感,以及假情假意也能纤毫毕露地呈现出来了。在手势、脚部动作、躯体扭动,总之一切颈部以下的肢体的动作,都能营造出无比丰富的情感色彩与色彩鲜明的人物形象。

    程式化的体态动作是几乎每个人物形象都独有的形体特点。如,驼背的仆役,胸肌健硕年轻男子,曲腿弯膝的年长者, “女儿”双手在体前叠起,一副娇滴滴的淑女形象等等……

    这些人物的形体特点就如同中国戏曲中的人物特有的程式性动作有相似之处,也是“假面喜剧”在发展过程中,逐渐固定下来并根据时代和演员、剧目的不同不断完善变化的人物体态动作的“程式化特点”。

    在这次第62届意大利戏剧节和第19届果利加戏剧节上,从新加坡的《罗摩衍南》所受欢迎的情况来看,我淡淡感觉到戏曲做为一门悠久历史的艺术,跨国界、跨文化的尝试具有很大的可能性。

    奇哉,妙哉!一个是东方的国粹,一个是西方的奇葩,二者各自生长在不同的国度,相隔上万里,语言各不相同,文化差异甚大,习俗及信仰完全不一。然而,却有着如此相近、相似、相同的艺术形式存在?!不禁感慨:路途之远无法抵挡人类心灵之近,地球之大无法抵挡人类审美距离之小。愿这两朵远隔千山万水的“戏剧姐妹花”在世界艺术的大花园里,绽放出更加绚丽多彩的花朵!


作者:赵柏钧
现任新加坡维多利亚舞蹈学院院长
此文章 于2009年12月
发表于《热带学报》第14期。